英爵創辦人吳英俊醫生



就算是校長兒子 撞球摸魚樣樣精

 

出身教育世家的吳英俊,就讀父親擔任校長的彰化國小,小時候雖然調皮搗蛋,但礙於父親的身分而不敢造次,「爸爸是我心目中的英雄,全校都聽他的話。每次父親在校長室打個噴嚏,全校師生馬上整襟危坐,連回到學校隔壁家中的我,都能感受到那股震撼力。」他心有餘悸地說道。

 

升上初中後,由於校長不再是父親,沒人認識吳英俊,於是他便跟隨已留級二年的班長,一起到處玩耍嬉戲,鬼混撒野。「班長是我的偶像,是學校裡的識途老馬,他說去撞球我就走,去抓魚我就跟,怎麼會說不呢!」他用崇拜的語氣分享。

 

玩了整年沒唸書,下場當然就是留級。起初父母尚未察覺,只對於他回家都沒功課感到奇怪。直到接獲學校的留級通知,才知道他玩到沒去考試,成績掛蛋。慶幸的是,當時教務主任是吳英俊長兄的同學,於是他幸運得到一次補考機會,抱了一個禮拜佛腳後,僥倖成績低空飛過。

 

「原來自己有唸書的才能。」他為此感到驚訝,整個學期都在玩,平常也只有上音樂、體育和美女老師的英文課,只花了一個禮拜時間,居然能夠突飛猛進,真是不可思議。

 

益友成良師 自助天助也

 

那個年代,台灣學校是能力分班制,而吳英俊縱然沒有留級,卻分配到最後一班。當年,學號是可以知道在校成績排名的,所以那時他走在路上都會遮住學號。他捫心自問:「為什麼沒有做好?自己還是有能力的。」因此,升上初二便著手安排自修課程,每隔一學期就進步一班,直到聯考將近,勉強完成試前準備,也順利考進彰化高中。

 

《論語-述而》 孔子曰:「三人行,必有我師焉。擇其善者而從之,其不善者而改之。」高中時期,吳英俊碰到幾位優秀的同學,其中一位現在更成為國科會的主委,他提到:「身邊的同學都是很好的典範,功課作業、做事方法、待人處世都是可以學習的。就算有令人不認同的地方,我們也能從中學習是對是錯。」他在要好的同學身上就學習到,每次下課把當天教授的內容複習一遍,把研讀過的劃線標記,碰到不解的問題,即刻向同學請教或自行鑽研,考試時溫習那些重點,每每成績斐然。

 

如此力學不倦的精神,讓吳英俊順利考上第一志願。

 

意外醫生之路 邁向醫美之途

 

醫科其實不是吳英俊的志願,是母親的選擇。很多父母都會明確表達希望小孩長大當醫生,不過他母親並沒有要求一定要念醫科,只提出將第一志願交由她選填決定,於是他毫不猶豫地爽快答應。放榜當時,他看到自己的名字出現在台大醫學系的榜上,還以為是同名同姓不同人,靈光一閃,方才想起母親的高見遠識。

 

最初他對學醫是興趣缺缺的,直到後來從學習中逐漸找到樂趣方向,才一頭栽進醫學領域。「病人就是活生生的老師,有許多是書上學不到的,只要你認真做,每一次看病都是上進的機會。」吳英俊在學校裡教導學生,分享自己從醫的心得。

 

一次的法國交換學者機遇,他發現醫療的新趨勢─『醫學美容』,他說:「醫療專業應該融入生活之中,以前看診治療只能救助5%的病患,現在健康預防則可以幫助95%以上的民眾,影響很大。」於是他將此宏願陳述至學界,沒想到卻遭受眾人否決。

 

「我知道自己的路該怎麼走是正確的,」面對白色巨塔的拒絕,吳英俊仍堅持己見,甚至請辭台大專任教授職位。「那是一個很大的抉擇,」離開大醫院,他開設自己的皮膚科診所附設病理護膚中心,開啟『醫學美容』新紀元。

 

家庭相挺 服務創造幸福感

 

學習音樂的吳英俊夫人謝璧璘,因為結婚已經放棄出國深造,為了醫學美容,她離開原先教職,和先生共同打造醫美王國。「為了我們的理想,也為了我們的家庭,太太受到比我更大的壓力。」他深情地對妻子表示感激。而二位小孩也認為父親吳醫師的宏願值當讓世人推崇,因此留學返國後便相繼承接父業,共同竭力擴展醫美版圖。

 

家人相伴給他生活的原動力,而每一次困難也成為他成長的助力,他說:「上進就是永不滿足於現況,一次要比一次更好」。聖嚴法師說:「四它:面對它、接受它、處理它、放下它。」吳英俊處理挫折用"不滿足"的態度與佛家的"四它"哲學面對,「此時你會感恩罵你的人,因為他成就了你。」

 

「現今社會取得資訊的管道眾多,病人得到太多訊息,容易受到一些資訊的蒙蔽,往往找不到一個安心可靠的來源與地方。」吳英俊認為要讓病人安心,就必需做好品牌經營,給予值得信賴的專業。「我們對得起被服務的人,也同時要對得起自己。」他提到,能服務別人就是幸福感的泉源,沒有人願意讓你服務是令人沮喪悲哀的,所以有機會服務別人,其實獲得最多的是自己。

撰稿 / 黃于珊

門診時間各館環境公開價格線上即時諮詢